艙す| 陲譴| 澱刓| 蜑阨| 賡倎| 裻埭| ね蔬| 懦泬| 氈鍬| 啤鎖| 郅模摩| 憚阨| 饒ぞ| 嫘假| 僥砱| 蔬狦| 嫘譴| 需陲| 蚗党| | 譴弊| 傑祭| 詢戛虛| 恟埭| 奻輿| 樁砱瓮| 謀瞳| 朸觼階| 肅鍔慇| 晷假| 拫擘| 陰栠| 糽傑| 標蔬| 賧瓮| 挕刓| 伈詙黑| 盻盺| 還傑| 需觼| 竣朘| 譴碩| 毞酗| 漆假| 踢抭| 瘀瓮| | 犖栠| 蛘傑| 謫怢| 暀呇| 咺紳| 蜓栠| 娹栠| 猾⑧| 嫘啋| 淜羱| 崝傑| 竣栠| 畛挓| ン蔬| ね傑| 蚗党| 腦僚| 輒堈| 咑笣| 淜埻| 濼寥| 邧蔬| 庄倓庈| 蜓す| 痴僱| 昹襠| 陲す| 膘阨| 拫嶺杻ヶよ| 鰍儔| 假譴| 偕偕洈| 膛碩| 假盺| 肅跡| 軜傑| 豯謜| 罣刓| 佷矇| 笢蔬| 控魚| 煦皊| ь霜| 倎譴| 傖飲| 捚陲| 嫘肅| 猿佼| 幛喀| 踢綬| 坒韓| 欷埭| 毞淜| 椅洈| 呦煉碩| 伔陬| 朓戽| 訒傑| 倓假| 蟀す| 塗嫌嘉馨| 凰藷| 阨蜓| 濘疏| 鏍猿| 湮蟀| 謫怢| 鰍舶| 拫嶺杻綴よ| 咘洈| 桫瓮| 拻都| и赽碩| そ鰍| 割蔬| 幵陲| 綬控| 桭祔| 皊梅瓮| ⑤刓| 妀傑| 怢刓| 喟酘| 譴匟| 屢栠| 怢鰍庈| 濘刓| | 都肅| 晑謎| 菮傑| 蔬秝| 昄瓮| 酗賅| 鴄傑| 樁隅| 淏懦よ| 劓粹| 湛嫌滷簿隴假薊磁よ| 皊澱| 倓瓮| 煆昹| 蚗腦| 羹刓| 陔罣庈| 楛秸| 陔假| 源淏| 錘埭| 虞譴| 睿輿跡嫌| 傖挕| 膘穇| 褪嫌ц衵秫ヶよ| 憓瓮| 宎倓| 陔倓| 屻刓| 詢栠| 犖鰍| 昹憚| 朒鍬| 拻瑕| 蜓堄| 芞躂戺親| 蚗譴| 糧菟| 勀假| 詢瓮| ④堁| 裘鰍| 嬝韓| ь阨碩| 芩蘇杻酘よ| 毞脹| 踢抭| 俓滇虛| 陔傑赽| 閩鰍| 課陲| 膘阨| 匟瓮| 踢諳碩| 邧蔬| 葷侂| 鰍伈絢| 蜑栠| 蹴栠| 艙隅| 隴嫖| 攪坒| 鰍痑| 韓旂| 羲蔬| 荻芞| 蛪囡| 蠔碩| 畸誹| 擘昹| 塞羹刓| 梅捶| 恅刓| 樁郥壽| 蚗爛| | 訧笢| 飾鎮| ч笣| 勀爛| 絒徶| 瞳踩| 裔笣| 陔疺| | 袗訧| 堈假| 綻嘉| 滔昹| 閣瓮| 惘倓| 閣笣| 拻都| 盻秝| 塢恲親逜赻笥よ| 韓捶| 親嶺鎖甡| 昹襠| 拫糧躂ょ| 崠譫做伈| 銢鰍| 踩鰍| 劼攝杻衵よ| 輒堈| ひ傑| 碩喀| 噙漆| 譆傾| 都肅| 瘀怢| 伈俜| 蜑阨| 蟀傑| 飲擘| 鴄傑| 苂糧楓| 算栠庈| 埻栠| 咘す| す糧| 燴瓮| 試舷| 笚游| ぱ擘| 誥輿| 幛栠| 葷侂| 裘咈| 挕犖蹦抭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回憶早年與葉選平的偶遇

2019-09-18

黃炘強 香港資深會計學者

原全國政協副主席葉選平9月17日在廣州病逝,他曾經長期在廣東工作,與港澳人士交往甚多,大家都非常懷念這位德高望重的好領導。上世紀八十年代,我還在廣州一家工廠從事財務工作,在參加廣東省科學技術學會第二次代表大會時,和時任廣東省副省長兼廣東省科技委員會主任的葉選平有過多次接觸,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葉選平當時是全省科技工作的領導人,也是這次會議的組織者,他在大會期間和全體代表一樣,在出口商品交易會的招待所食宿。他當年由北京調職廣東不久,廣東人對他頗為陌生,只知道他是葉劍英元帥的兒子,將門之後,一般人都以為他是在軍隊中工作,一定會一派嚴肅,不苟言笑。不過,在接觸葉選平之後,大家就改變了印象。整個大會期間,葉選平沒有穿西服,也沒有穿當時頗為流行的中山裝或軍便裝,只是白恤衫和西褲,偶爾也換上T恤。他無論在會場、在飯堂、在參加小組討論會,都是親切主動地向相識或不相識的人打招呼。當年他只有55歲,已經是滿頭白髮,文質彬彬,更似一位可親可敬的工程師或廠長。

有一天的會議早餐時,我正在一張沒幾個人坐的餐桌旁坐下,葉選平走了過來,客氣地問了聲:「這裡沒有人坐吧?」我說沒有,您隨便吧。於是他就坐在我的旁邊一同用餐並交談起來,他問我是哪個小組的,哪個協會的?我說是珠算協會,打算盤的,參加大會聽了其他代表及科學家的發言,相比之下感到很慚愧。葉選平聽了,連忙停下粥碗裡的湯勺,擺了擺手,用帶茷家口音的廣東話說:「各有千秋,行行出狀元嘛,算盤打得好也不簡單呀,我也打過算盤。算盤是祖國的文化遺產,是值得研究的。」

不知道葉選平什洫伬唹晶L算盤,過後我們又見過兩次面,他竟能夠記得我的名字,只是我一直沒有機會問他這個問題了。在葉選平的這句話鼓勵下,我繼續專心研究,兩年後拙著《珠算技術初步》在廣東科技出版社出版,先後再版發行共10多萬冊。以後,我就來了香港定居,就一直沒有機會再見到葉選平,當面感謝他的鼓勵。之後,我一直留意他的消息,知道他已經成為全國政協副主席,並全力支持了珠海市重點科技人才發展,開創了廣東的「諾貝爾獎」,為鼓勵科技人員努力報效國家,又做了一件大好事。

斯人已逝,但他的音容笑貌,即使只有一兩個場面或一兩次短暫的會面,也會長留在我們的記憶之中。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
繳抰ぞ 迒攫盺 羲楷⑹窀埶 悵隅誰耋 尪蟀 湮桵部盺 奻蟀攽 湮燠模淜 遠赻鄘こ供郋親
港控苤悝 栠淜 翌滂峓 籟戲刓陲諳 假埸繚 鎮刓盺 笚媩 劓皏淜 蘺瓮
燠模蚽 凅洈游 踢牳誰耋 郅詣淜 慇瓟湮蜇扽菴拻瓟埏 芤部淜 詢謎膚淜 柈輿瘋杻 嫘陲鰍漆⑹踢伈淜 杻蕾攝湛睿嗣匙貊
https://www.whr.cc/bbsitemap.htm